见森林之主没有任何表态,林阮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嘴一张就想再重复一遍,突然,攀附着他的巨蟒动了动,竟是将自己的身体塞进了林阮的大腿之间。

    ?它实在大的过分,明明都缩小了不知道多少倍,还是比林阮大出去太多,衬托的林阮像是个精致的玩具。

    ?片片冰冷坚硬的鳞片都快比鹅卵石大,滑过林阮腿间时直直蹭开了某个紧紧闭合的小缝,将大阴唇蹭得外翻,湖水一时间涌上,冰的林阮情不禁抖了一下。

    ?他没察觉不对,只以为是意外,哆嗦着想要把腿合上,他可是亚雌,怎么能在陌生人面前这么,这么……

    ?小亚雌咬着唇,脸色有些红,睫毛颤啊颤的,嗓音莫名柔下来:“您,您可以松开些吗?”

    ?也不知道巨蟒怎么动的,愣是把刻意外翻了些鳞片抵上了失去大阴唇保护的花穴,细细滑动时鳞片刮过穴口,直把林阮刮得全身酸软。

    ?他有些受不住,摇了下臀肉丰满的白屁股,想要避开坏心眼的玩弄,察觉到老婆想躲,巨蟒顿时不演了,把他缠得严严实实,蛇躯穿插在林阮柔嫩的大腿间抵着花穴可劲欺负。

    ?可怜的林阮还以为是自己躁动期没解决干净,没几下就被蹭的阴唇外翻,粉阴蒂都脱出包皮,凸起的鳞片刮过阴蒂时又痛又爽,刺激得林阮不停流水。

    ?呜,蹭到了,好舒服……不行,这可是森林之主啊,会被吃掉的……呃啊,阴蒂要刮坏了,鳞片好会蹭……

    ?他抖着身体,被冰凉的巨蟒绞缠住,身体却像是起了火,只能自欺欺人地想着这里全是水,花穴里流出来的淫水不会被发现。

    ?然而小亚雌发情的气息又甜又骚,流出的蜜液更是充满了诱惑性,钻了巨蟒一脑袋,一点也没落下,把这条发情期的野兽诱惑得蛇根梆硬,不知不觉就把狰狞的丑东西贴上了林阮的大腿反复穿插。

    ?“呜,什么?”

    ?快要被鳞片磨上高潮的林阮神智一片迷蒙,直到花穴被布满倒刺的蛇根撞了一下,疼痛感才换回了他的一丝清明,伸手推起了凑过来的蛇头想要一看究竟。

    ?巨蟒并不理会林阮突如其来的挣扎,将蛇信往林阮嘴里一塞,接着就用那根畸形的阳具迅速顶撞起同它完全不匹配的小穴。

    ?刺痛连绵不断,林阮的脸刷地就白了,连带着人也清醒过来,那玩意倒刺被收得很好,但实在太大,硬生生往他的穴眼里撞上去时几乎要把穴眼那一块儿娇嫩的皮肉撕裂。

    ?他的挣扎激烈起来,对着面前的蛇头又打又抓,两条腿也扑腾着想把对方踹开,“疼!别撞了!疼啊!”

    ?进不去温柔乡,林阮又面色苍白,巨蟒意识到不对,移开自己的下体,将脑袋埋进水下去看,只是把林阮缠得死紧,绝不给他逃走的机会。

    ?水下,本来粉白粉白的花穴被巨蟒玩弄得红肿极了,粉阴蒂都变成了玫红色,尿眼更是被撞烂了一样淤红。

    ?巨蟒一时间有些羞恼,本来它可以变成适合与老婆交配的体型的,但老婆逃跑,它一时生气就把宝物丢了,现在也没时间再去找第二个宝物,只能让老婆委屈点了。

    ?它探出蛇信,爱抚着舔了舔受难的淤红,接着便挤开穴眼钻进小亚雌香喷喷的阴道。

    ?“哈啊!等!什么东西!”

    ?林阮挣不开束缚,疼痛又断了,本有些放松,下体却突然窜上来一阵汹涌的快感,以往经历过最深入的玩弄都只是流连在穴口的舔弄,这一下深入简直要了他的命。

    ?蛇信太大了,同稍小的肉棒都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足够柔软,尖端又细,都不一定插得进去,这一下真是把林阮塞得满满当当,舒服得脑袋都失灵了一下,小逼噗噗喷水。

    ?几秒后,他终于反应过来,穴肉下意识绞紧了蛇信,羞得满面通红,他连个伴侣都没有,却把第一次给了条巨蟒的舌头……

    ?真是,真是太过分了!就算是森林之主也不能这么做啊!他可是有恋人的!